【相關新聞】
 美國投資集團摩根士丹利首席策略師兼新興市場負責人魯齊爾·夏爾馬認為,新冠疫情連續第二年改變了世界,雖然它未能觸及所有的事務,但它加速了很多事情的發展,例如人口下降和數字革命,而後者被視為一種可能會塑造新的一年的趨勢。
 文章寫道:「德國的經濟學家們尤為感到擔憂的是,如果奧密克戎感染浪潮呼嘯而至,中國的大城市可能就會一個接一個地進入封閉狀態。根據基爾世界經濟研究所的一項調查,在二〇二〇年四月新冠疫情剛剛開始的時候,近三分之一的德國工業企業表示他們嚴重依賴於中國的初級產品。中國僵化的防疫政策可能給德國、乃至全球經濟帶來多大的問題,這在去年八月已經顯露得一清二楚。」。
 他們說:「考慮到公共衛生系統在病毒方面積累的經驗,以及邊境檢疫和國內病毒控制制度的持續完善,可能會發現我們更普遍地高估了奧密克戎和新冠疫情增溫的影響。」。
 「去年八月,因為全世界第三大港口寧波港發現了一例新冠確診病例,一千名港口工作人員都被隔離起來。最終的結果就是,貨運交通陷入了停滯狀態。基爾世界經濟研究所統計的資料顯示,這造成當月全球貿易總量環比減少了近二個百分點。」。
 中國二〇二一年佔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重達到四分之一,較疫情前有所下降,而其中存在諸多因素,包括出生率下降、高負債和部分政府幹預措施等等,而中國在經濟貿易上不斷且迅速地轉向「內迴圈」的方針,會減少它與世界上其他經濟體之間的聯絡,這可能意味著它作為全球增長引擎的地位會有所下降。
 中國國家統計局發言人付凌暉去年十二月曾指出,中國去年十一月的消費和投資的年增率,皆由二〇二一年初的十位數成長下跌到了個位數,反映了需求面的緊縮。
 文章寫道:「疫情開始之後,德國很多企業已經開始試圖減小無法交貨或者延遲交貨的風險。中小型企業越來越多地依賴於庫存,大型企業則試圖將供應鏈變得多元化。世界經濟研究所專家特帝(FeodoraTeti)指出,中國出現奧密克戎感染潮會對德國企業構成多大影響,‘這主要取決於多少企業已經成功地穩固了自己的供應鏈。’但如果貨運集裝箱再次由於緊張而大幅漲價,那麼最終德國消費者也會有所感覺。例如電子產業和金屬行業因原材料和初級產品漲價而將增加的成本轉嫁給他們的客戶。」。
 中國華東理工大學商學院副教授沈凌日前向德國之聲表示,就現階段而言,縱使有內需的隱憂,中國在疫情下的整體經濟表現仍比其他國家好,因此沈凌認為中國「清零政策」將繼續比照去年施行。
 在經過之前四年的不斷升級之後,在政府借貸的推動下,全球債務在新冠疫情期間增長更快,目前,包括美國和中國在內的二十五個國家的總債務規模已經超過了這些國家國內生產總值總量的百分之三百,而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還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處於這種情況之下。
Published Jan 15, 2022
全球債務在新冠疫情期間增長更快
基爾世界經濟研究所統計的資料顯示
全球
二〇二二年一月十五日
nonews logo
  Facebook
  聯繫我們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