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新聞】
 作為川普(川普)時代之後和全球疫情期間首度出訪的美國總統,拜登本週末出現在英國西南度假勝地康沃爾的七國集團(G七)峰會格外引人注目。
 可以說,這種集體性的願望,與川普的競爭對手喬·拜登毫無關係,它僅僅來自人們對重返理智與理性的渴望,特別是在經歷了川普長達四年的蹂躪之後。
 十一月七日上午,當喬·拜登最終被宣佈為本屆美國總統選舉的獲勝者時,整個美國甚至全世界都鬆了一口氣。
 然而,拜登的呼籲不僅引起了與仍然支援川普總統的共和黨反對派的衝突,也引起了與民主黨反對派進步左翼代表的衝突。
 城鄉居民之間,擁有大學學歷的人和未完成大學教育的人之間,老年人和年輕一代之間,進步主義者和保守派之間,甚至宗教人士和非宗教人士之間均存在分歧,更不用說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之間存在著傳統分歧。
 在美國許多自由城市上週目睹了成千上萬美國人慶祝拜登勝利的時候,川普總統的成千上萬支持者也聚集在華盛頓特區中心,進行大規模示威,表達對川普的支援。
 然而,至少今年康沃爾峰會議程已經顯示,七國集團在發揮維護世界經濟秩序的功能同時,也再度開始希望起到維護世界安全秩序的公能。
 當選總統拜登在政壇耕耘五十多年,許多美國人希望拜登長期的從政經驗和所學將有助於消除和減少美國人之間的分歧。
 倫敦大學政治經濟學院(LSE)講師安德魯·哈蒙德指出,在此前為峰會打前站的七國外長會議期間,各國外長已經為峰會的主題定製框架,其中俄羅斯的軍事威脅、緬甸軍政府政變後鎮壓民眾抗議,以及中國恐嚇臺灣和新疆再教育營的人權問題話題也被列入峰會議程。
Published Jun 11, 2021
川普的競爭對手喬·拜登毫無關係
「 任意、脅迫性的政策和做法 」
全球
二〇二一年六月十一日
nonews logo
  Facebook
  聯繫我們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