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新聞】
 臺灣《上報》發表文章《中國逼反了這些原本幫它說話的西方企業》,作者杜心武說,"良好棉花發展協會"稱得上非常有影響力,也非常有公信力。
 這篇題為《捍衛人權必須旗幟鮮明》的評論寫道:「時裝企業H&M對此有切膚之痛。該企業本來是做出了一個值得稱道的決定:早在去年秋季,該公司就已決定不再從中國西部購買棉花。有報道稱,這裡的維吾爾穆斯林少數民族被迫參加強制勞動。然而數月之後,現在該公司突然在中國遭遇了一場由政府操控的抵制浪潮,產品紛紛被店鋪和網站下架。為了制止損失進一步擴大,公司管理層在釋出季度業績報告時,被迫以華麗的辭藻盛讚‘中國紡織業所取得的進步。’此舉又引發了另一輪批評浪潮,而這一次批評呼聲來自歐洲的媒體和社交媒體。H&M的這一舉措被看作是向中國投降。人們當然可以提出批評和抱怨,但也不應忘記,並不是所有國家的企業都對保障人權如此敏感。對德國來說,一些理所當然的標準,在其他一些國家卻會引發疑惑不解,或者完全不具備可操作性。西方時裝公司當然可以為其供貨商制定標準以及劃出紅線,但卻無法強迫供貨商執行這些標準。更何況,核查這些供貨商是否在人權保障、安全生產以及環境保護方面履行了雙方的協定,就更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了。」。
 那麼西方企業在西方發表宣告,就是遵守西方國家的法律和標準。
 東京大學社會科學研究所副教授伊藤亞聖(AseiIto)解釋說,在二〇一二年安培晉三開啟第二次任期後,日本政府推進了雙重戰略,即在溫和的地緣政治環境下與中國進行對衝和合作,但當前中國的地緣政治經濟影響力已經發生了根本性改變。
 而很多西方企業連"沉默權"也沒有,不發宣告就會被中國指責為"不支援新疆棉花"。
 伊藤亞聖告訴美國之音:「對日本來說,來自中國的風險正從過去的雙邊政治風險轉變為今天更廣泛的大國競爭風險和地緣政治風險。」。
 而且,本來這些西方企業都是在各自國家幫中國說話的主力,現在它們被"逼反"了,經濟上的脫鉤化,當然會進一步推動政治上的敵對了,這對中國當然是不利的。
 他在一篇分析文章中還寫道:「在中國更加集權的政治體制下,中共對市場的干預和對經濟依賴武器化,對日本企業以及西方企業來說都是實實在在的風險。」。
 香港《端傳媒》發表文章《天安門事件後最緊張的中歐關係:新疆問題是否會引發更激烈對抗》,作者碧德說,中國製裁了歐盟塑造共同外交政策的"指令碼作者",而這個委員會今後還將繼續起草與中國有關的政策。
Published Apr 7, 2021
發宣告就會被中國指責為"不支援新疆棉花"
那麼西方企業在西方發表宣告
全球
二〇二一年四月七日
nonews logo
  Facebook
  聯繫我們

載入中...